Eppla

下一次 就可别遇见我了吧。

疲惫

但还能再撑

没问题


如果努力就会有效果,那我一定会好好努力

哪怕只是为了击碎你的狂妄,我也会付出一生去做。


互fo互fo看见个人就互fofofo
fo你有个鬼用
这是个创作平台你当微信QQ玩呢啊????
涨那么点假粉你就那么爽???

忽然在那么一瞬间,我丧失了对于「活」一切的念想。
仅仅是身体还在呼吸,却很难受,像是被谁突然掐住了脖子,可又好像是坠入一池汪洋,温柔的载着我沉入海底。而此时此刻,我忽然想起了鲸落,想到自己是抵不上它的,就忍不住笑了。

不想好好学习是假的
不渴望他人的夸奖也是假的
说讨厌你倒是真的

我期待腐朽也盼望新生
我在夜晚开枪射杀自己又在黎明迎来曙光

我怀抱着如此微小的愿望沉沉睡去
期待着明天能是更好的一天

随Ⅰ

有那么一个瞬间,我完完全全的冷静了下来。
我审视了以往的虚荣自大 软弱无能,我将最脆弱的那个部分展现出来,给自己,然后冷冷的哼笑。这真的是幼稚。
在那一刻我或许是成为了神吧。

实验Experiment/记梦


*我已经尽可能的去还原梦中的场景,人物名和部分细节我已经记不住了,请谅解
*这是我真实的梦境




我躺在一个溶洞里的束缚台上,意识混乱不清,只能勉强辨认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男子,他拿着一个显示屏微笑着。

“放松,我只是想对你做个测试”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意识混沌的情况下,他的声音仍能清晰的传入耳中。我点了点头。
“很好,那我会对你进行提问,你只需要如实回答就可以了”
“那么,告诉我,0+1等于多少?”

我告诉他是1。这并没有任何的困难,即便脑子乱成一滩,我也能快速的说出答案。

“很好,那1+1又等于多少呢?”

1或者0。说完答案后,我愣了愣,这并不是我的大脑告诉我的结果,这像是——一种本能,可不论怎样,我这道题算是错了,我充满歉意的看着他,等待着答错题的惩罚。
可出乎意料的,他也愣了愣,然后开始大笑。

“没错!这才是我想要的答案!没错…没错……我终于找到了……”

或许是太累了,我闭上眼,陷入了更深的睡眠。



当我再次醒来时,我躺在地上。冰冷使我打了个激灵,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环顾四周,惊讶的发现这里约站了二十个左右与我年龄相仿、或者说大一点小一些的孩子,他们神情冷漠而恐惧,这让我不得其解。

“喂——喂——大家都到齐了吗?”麦克风的声音从某处传来,我把视线转向那,曾经在溶洞中测试我的男子站在一个高台上,面带微笑,“好的好的,请肃静下来,让我好好看看你们每一个人的脸——嗯…好。”
“你们应该都听到我刚才的介绍了吧——关于这场实验?违反规则的后果你们也都知道了,那我就不用再多解释了。”
我听见低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,里面有低声啜泣的,也有暗暗咒骂的。这是怎么了?我更加疑惑。
而他像是看出我的疑惑,对我说“没关系,你会知道惩罚是什么的。你现在只需要知道这是一场实验。”
哦好吧,我也不太好奇。我耸耸肩。

这比起开会,更像是无意义的问答,他抛出莫名其妙的问题,一般都由我不假思索的回答而出,并不是因为问题多么有意思,只是因为闲的慌。只是他的笑容越来越深了。

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,大家可以回去了,好好休息哦”

当我转身准备离去时,我看到房间的后方有一个巨大的水池,水有些泛浅褐色,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,我仔细看了看,似乎是虎鲸。
“你喜欢这种可爱的动物吗?”他出现在我身后,亲切的搂着我的肩。
当然,虎鲸非常的美丽。我点点头,并告诉他水已经脏了,应该换一换。他眼沉了沉
“是该换了”



次日早晨,我按时去了集合地点,因为起得早还不停的打着哈欠。

“你过来”他把我叫过去,指着一个入口,“你走这个就可以了,其他人——另一个。”

我听话的走进他说的入口,是一条极长的桥,下面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个巨大水池,桥两边没有任何保护措施,但桥很宽,我翻滚着过去都没有问题。
所以这是什么,水族馆观光通道吗?我开玩笑的问他。
“差不多,等会还会有虎鲸表演呢”他大笑着回应,并揉了揉我的头,“你喜欢虎鲸吗?”

我没有回答,因为旁边的惨叫吸引了我的注意,我向那边看去,不禁发出一声惊叫。

另一组人也在走像我们一样的长桥,不过比这窄了许多——那是只能容纳一只脚那么宽的独木桥,不时有孩子失去平衡摔下桥落入水中,而水中的黑色身影便一跃而上,将其咬杀,血液染红了水池。我恐怕知道那天的脏水是怎么回事了,我捂住嘴,眼泪不禁的往下落。
他亲切的搂住我的肩,可我感到恐惧爬上脊柱,“现在你明白了吧——违反规定的惩罚,不过我要追加一点,实验中失败的人也会被咬死哦”

“你喜欢虎鲸吗?”



从那日后,伴随着一天天非人道的实验,我对他便产生了深深的恐惧。

他会将我们所有人投入水池,欣赏着我们本能的求生而四处逃窜,在有孩子被虎鲸咬死后露出痴迷的笑容。
不过,我永远都是那个被他特殊照顾的人,实验时我只需要完成一些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即可,不过——我必须要站在他身边,目睹着他的暴行。

“不…不要过来!!!求你!!滚……滚开啊!”一个孩子游不动了,一边哭喊着一边被虎鲸撕成碎片,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你为何那么残忍!我愤怒的朝他怒吼。
“他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,为什么要救?“
“而你可以去救他啊,我没有拦着你。”他无辜的眨着眼,“你也只是考虑自己而已。”



终于,愤怒、恐惧、仇恨让我们激起了反抗。我联合剩下为数不多的人打算将他杀死,可是不知为何,这计划竟被他拆穿了。

“我人很好,我愿意给你们一次机会来离开这里。”他说,“从小岛的这头游到另一头,只要你们谁能比我快我就放过你们。”

于是我们选出了我们当中速度最快的那个,女孩子带着温柔的笑容“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们从这里离开的!”

比赛开始时,女孩还有些优势,可他分明是骑在虎鲸上,为了游过虎鲸,她只能用尽所有力气拍水,到后来,她游得越来越慢,最后她开始呛水——她抽筋了。
停下!停下!救救她!我们大喊,可他像是没听见,我们只能看着女孩奋力的挣扎了几下,最后被海水淹没。

“你们输了。”他上岸擦了擦淋湿的头发,语气冷漠,“那么,你们违反了规则,应当受到惩罚。不过你——”他将视线转向我,笑了起来,“你不会受到惩罚,我保证。”
为什么………我声音颤抖。
“因为你正是我实验所需要的那个实验体,所以不能让你死。”他笑的温柔,搂住我肩膀的手渐渐收紧,“其实这个实验一开始就没有做的必要,所以——是你害死了那些孩子啊?不过,我怎么能容许幸存的人活着离开呢?他们活着离开的话就不会有人敢来这里,那我下一次的实验体又要从哪里来呢?”他喃喃自语着,似乎没有发现我的颤抖。

“好啦,那就像往常一样,看着这一切吧”
“你什么都做不到”



我会听话的成为你的实验体。
你可以把所有的实验都附加在我一个人身上。
求你
放过他们。

“你真是太好心了,好吧,那我就听你的。”

他安排了飞机来接幸存者回归正常生活,我含着泪与他们道别,因为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。而他便在旁边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“是该好好告别”

飞机起飞后,他打了个电话。

“把那架飞机击落。”

当天空中唯余下飞机的残骸落下,他转过身向我伸出手,似是恶魔的诱惑,有似天使的邀请
“走吧,一切都结束了”

是啊。结束了。